1. <center id="nd9ny"></center>
    2. <center id="nd9ny"><listing id="nd9ny"></listing></center>

      建甌:八閩之源 善建之甌

      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   作者:葉欣 黃健  時間:2018-06-29 09:46

      朱熹像

      《通鑒紀事本末》書影

      楊榮像


      福建北部,閩江源頭,武夷東南,一座布滿青苔的老城已在這里“生長”千年。

      建甌,舊稱建安、建州,也是福建“建”字的由來。公元196年,曹操挾持漢獻帝號令天下,改年號為“建安”,在閩地設建安、南平、漢興等縣。建甌一度成為福建的政治、經濟、軍事、文化中心,贏得了“八閩首府”“閩國古都”等美譽。特別是在宋明之際,建甌學子云集,商賈接踵,建學、建茶、建木等一批源自建甌的精神、物質遺產,影響著歷史的脈動。

      建學:艮泉井的“源頭活水”

      在建甌古城東北的紫霞洲,藏著一口老井,滋養著當地百姓已近千年。老井名叫“艮泉”,取意八卦中的“艮卦”,八卦與八方相對,艮泉指源自東北方向的山泉。

      公元1175年,時為南宋淳熙二年,朱熹到建甌講學,見紫霞洲形勝優美而親鑿此井。他在井壁上題了首《艮泉銘》:“鳳之陽,鶴之麓,有屼(山光禿之樣)而狀;堂之坳,圃之腹,斯瀵(由地表下噴出的泉水)而沃;束于亭,潤于谷,取用而足;清于官,美于俗,是為建民之福?!?

      “清于官,美于俗”,這是朱熹對建甌的印象。自唐迄清,建甌英才輩出,歷史上曾涌現了“千進士,六狀元,十宰輔”,培育出了南宋開國名相鄭玨、明代內閣首輔楊榮等一批廉官賢臣。

      何以如此?答案或許可以在建甌悠久的興學傳統中找到。建甌原是百越之地,民風彪悍,不知風雅。公元780年,一位書法家來到了建甌,他就是陸長源。在任建州刺史期間,陸長源在建州“興廉舉孝,敬禮耆艾”,設置鄉庠學校,推廣文化教育,同時擴大城池、平均賦役、開辟田地、建設市場,為建甌的繁榮打下了基礎。

      陸長源之后,另一位詩人絕塵而來。唐朝乾符年間(874年—879年),李頻上表自薦請任建州刺史。此時建甌剛逢黃巢起義,盜賊四起,州政不治,民不聊生。李頻初到建甌,以詩言志:“入境當春務,農蠶事正殷。逢溪難飲馬,度嶺更勞人。想取烝黎(意為百姓)泰,無過賦斂均。不知成政后,誰是得為鄰?!彼麌烂C官紀,懲辦盜賊,穩定了建甌亂局。后來李頻積勞成疾,卒于任內,建甌百姓舉城哀悼,建梨岳廟祭祀。

      公元1137年,朱熹父親朱松攜八歲的朱熹移居建甌。建甌是朱熹少年時住過的地方,是朱熹父親人生最后的歸宿。當他成長為一代理學大師之后,朱熹未曾忘記建甌,一生多次回到建甌講學,去世前還作《致仕告家廟文》,交代長孫朱鑒在建甌建家廟祀祖。從此,朱氏歷代長房嫡孫均居住在建甌,在艮泉井邊上建起了朱文公祠和博士府主持祭祀。

      博士府附近還有建安書院的遺址,這所奉宋理宗之命而興建的書院,從宋朝一直辦學到清朝,延請了一批大家前來授課,培育了大量儒士。歷代山長印發的《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》《續集》《別集》等建安官刻,更是流傳四海,推動著理學走向世界。至此,建甌“家有詩書,戶藏法律,其民之秀者狎于文”,“詩書禮樂之盛,幾于洙泗”。

      建茶:鳳凰山的“清茶淡話”

      “建溪官茶天下絕”“從來佳茗似佳人”,這兩句詩分別出自陸游和蘇軾,他們贊不絕口的茶,產自建甌北苑鳳凰山。五代十國時,建甌茶主張廷暉將北苑鳳凰山三十里茶園獻給閩王,成為御茶園。品味高雅的宋徽宗在《大觀茶論》中評價建茶“擅甌閩之秀氣,鐘山川之靈稟”。圍繞著一個“茶”字,建甌孕育出喊山、茗戰、斗茶、茶百戲等別具一格的茶文化。

      然而,要說起建茶深厚的文化底蘊,卻不能不說袁樞與朱熹的“茶事”。袁樞,字機仲,建甌人,南宋著名史學家,所著《通鑒紀事本末》是我國第一部紀事本末體史學著作。毛澤東特別喜歡這部著作,曾評價“看一遍不行,要看五遍?!?

      公元1177年,袁樞從建甌來訪朱熹。兩人共游武夷,泛舟九曲,喝茶對詩。朱熹寫下《讀通鑒紀事本末用武夷唱和元韻寄機仲》以紀此行。其實,朱熹也編了部《資治通鑒綱目》,與袁樞的《通鑒紀事本末》一樣,皆以司馬光的《資治通鑒》為主要藍本。但朱熹的《資治通鑒綱目》融入了其理學思想,更像一部教材。茶席之間,兩位學者絲毫沒有文人相輕的劣習,朱熹評價袁樞的書“屬詞比事有深意”,袁樞也稱贊了朱熹的書,清茶笑談,盡顯儒者博大胸懷。

      袁樞的“茶”不是誰都能喝的。在修國史時,奸相章惇的后人曾以同鄉之誼,請袁樞潤飾章惇的傳記,遭到袁樞嚴詞拒絕:“吾為史官,書法不隱,寧負鄉人,不可負天下后世公議?!痹紫嘹w雄聽說此事后,稱贊袁樞“無愧古良史”。

      君子之交淡如茶。北宋的曹修古與晏殊雖為茶友,但涉及原則之事寸步不讓。晏殊曾寫過一首關于建茶的詩:“北苑中春岫幌開,里民清曉駕肩來。豐隆已助新芽出,更作歡聲動地催?!痹娭忻鑼懥恕昂吧健钡牧曀?,所謂“喊山”,便是在茶要發芽的時節,萬眾聚集茶園,齊呼“茶發芽”。晏殊官位高,脾氣也大。一次他生氣了,竟用笏打人。來自建甌的御史曹修古當即奏告,認為晏殊身為輔弼大臣,其一言一行都將成為百官效法的榜樣,他用笏打人,有失體統,應依規予以處罰。

      建木:萬木林的“家國情懷”

      杉木是中國古代造船、筑城的必備材料。建甌的地理氣候非常適合杉木生長,自古就是全國杉木的主要產區。三國吳永安年間(258年—264年),吳國派遣張宏、郭誕二人至建甌,為吳國水師造船。自南北朝起,華瑾之、韓元吉等建州太守也組織官民環城造林。建州港又是閩江內河航道第一大港,無數杉木由此北上南下。清末以后,建甌杉木走出國門,一度出現以黃金論價的盛況。

      但杉木對建甌的意義不止于此。

      元代末年,福建發生饑荒,建甌鄉紳楊達卿想開倉賑災,又擔心遭人猜忌,便請災民們到自家祖墳山頭種杉樹,“植杉一株,償粟一斗”。十幾年后,樹木繁茂,形成了一片大林子。楊達卿又立下規矩,子孫不得砍伐取利,只許建學校、建橋梁,或是供無家可居的窮人修房屋、造棺槨。這片杉木林被稱為“萬木林”,如今仍郁郁蔥蔥,成為占地189公頃的林海。它是新中國成立后第一批公布的重點自然保護區之一,也是世界最古老的由人工林起源的自然保護區。

      育木如育人。公元1399年,楊達卿的嫡孫楊榮在萬木林祭過祖墳,準備進京趕考,第二年考中進士。這位楊榮就是后來明朝歷史中赫赫有名的“楊太師”,他一生歷事五朝,與楊士奇、楊溥共同為明朝的興盛立下了汗馬功勞,史稱“三楊輔政”。

      雖然位極人臣,楊榮沒有忘記祖父“事上必效忠,撫下宜敷惠”的教誨。他曾五次跟隨朱棣北征,為其建言獻策,深得朱棣的器重。1422年,朱棣準備調遣江西民兵征討阿魯臺,朱棣就此征詢楊榮的意見,他直言不諱地說:“陛下許民復業且二十年,一旦復征之,非示天下信?!敝扉τX得有道理,爽快地接受了他的建議。

      “臨深而履薄,慎終而慎始?!庇⒆诩次缓?,楊榮年老而憂國之心不衰。晚年楊榮回鄉探親,將窮人欠楊家的欠條全部焚毀,幫助撫養不能自謀生計的人,遇有鄉民爭財競產,他盡力公正處理,有時甚至從自家的田地中分出一部分以平息爭議。他還將自己制定的家訓刻在祠堂上,要求楊氏子孫躬身敬守,世代傳承。

      《老子》云:“善建者不拔,善抱者不脫?!苯óT將秉承復興之志,不屈不撓,砥礪前行,在斑斑青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。(葉欣 黃?。?

      真钱版棋牌游戏